文献知网节
  • 记笔记

对抗秘密取证:对质权属性及范围重述

郭烁

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

摘要:就对质权的理论定位而言,学界一直莫衷一是:有功利主义视角下的工具论,亦有自由主义视角下的权利论,还有混合了两种主义的有限权利论。对于对质权应该坚持较为宽泛意义上的权利论,其首先应作为一项权利而存在,其次才是追求其他价值,例如发现真实。进而,对质权之于当事人应侧重程序性而非实体性保障。相应地,对质权的调整范围也应当作广义解释,即可以调整全部庭外陈述。当然,调整范围上的平等对待,并不意味着调整程度上的一视同仁。对质权的核心在于防止追诉方滥权,因此对属于证词性陈述(testimonial statements)应当由最为严厉的对质规则调整。对于非证词性庭外陈述,检察官可以在满足证人"无法寻获"的前提下,引入未经对质但可采的庭外陈述。
  • 专辑:

    政治军事与法律

  • 专题:

    宪法; 诉讼法与司法制度

  • 分类号:

    D915.3;D911

  • 手机阅读
    即刻使用手机阅读
    第一步

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

    "移动知网-全球学术快报"客户端

    第二步

    打开“全球学术快报”

    点击首页左上角的扫描图标

    第三步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手机同步阅读本篇文献

  • HTML阅读
  • CAJ下载
  • PDF下载

下载手机APP用APP扫此码同步阅读该篇文章

下载:315 页码:45-58 页数:14 大小:157K

相关文献推荐
  • 相似文献
  • 读者推荐
  • 相关基金文献
  • 关联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