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献知网节
  • 记笔记

曹禺剧作七十年解读的困惑

邹元江

武汉大学 教授

摘要:曹禺之所以在三十岁之前就能创作出以《雷雨》为代表的四部杰作,正缘于他审美判断的纯粹性,即他完全没有“善的表象”或“目的的表象”意识,更没有要借剧作来达到“匡正、讽刺或攻击”某个确定的目的的意识。他是极其纯粹地进入无目的而又合目的性的审美世界的。曹禺的悲剧性在于,他中晚年后虽一再反省批判艺术与“合槽”的狭窄性,可他业已形成的惯性思维又使他下意识地去迎合让他去“合槽”的创作指令,甚至自觉不自觉地花极大的气力试图去完成年轻时没有“很好”完成的“合槽”之作,以至于一再让那些给他发出指令的人也对他创作的拘束、甚至没有了天才的艺术灵性而深感失望。
  • 专辑:

    文史哲

  • 专题:

    中国文学

  • 分类号:

    I207.3

  • 手机阅读
    即刻使用手机阅读
    第一步

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

    "移动知网-全球学术快报"客户端

    第二步

    打开“全球学术快报”

    点击首页左上角的扫描图标

    第三步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手机同步阅读本篇文献

  • HTML阅读
  • CAJ下载
  • PDF下载

下载手机APP用APP扫此码同步阅读该篇文章

下载:977 页码:24-37 页数:14 大小:308k

相关文献推荐
  • 相似文献
  • 读者推荐
  • 相关基金文献
  • 关联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