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献知网节
  • 记笔记

新通信时代公民通信权的实践争议与宪法回应

秦小建

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

摘要:公民通信权旨在保护私人通信空间。私人通信空间不等于存在于这一空间下的隐私、个人信息或言论,它们分属不同权利的保护范围。我国《宪法》第40条对通信权的构造,采取了"完全宪法保留"模式,保护程度远高于隐私权、个人信息权或言论自由。一方面,我国《宪法》第40条的"除……不能以任何理由"的绝对性表述,构筑了"权利孤岛",排除了合理权衡,难以适应现代通信越来越强的公共属性要求。另一方面,刑法保护滞后使得刑法震慑缺失,助长了对这一规定的常态性违反。并且,在非均衡保护格局下,对我国《宪法》第40条的违反还可获得那些限制较小的权利规范的支持。我国《宪法》第40条设置的高强度保护网,面临虚置危险。为应对这一危险,同时亦为实现通信权在个体自由和公共性之间的价值平衡,促进其从消极的对抗国家功能迈向积极的社会整合功能,可考虑将这一规定调整为"部分宪法保留+法律保留"模式,在国家安全和追查刑事犯罪领域,继续遵循宪法保留;在有限的公共利益领域,授权法律根据通信空间的公共程度制定检查规则,实现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协调。
  • DOI:

    10.15984/j.cnki.1005-9512.2020.07.007

  • 专辑:

    政治军事与法律

  • 专题:

    宪法

  • 分类号:

    D921

  • 手机阅读
    即刻使用手机阅读
    第一步

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

    "移动知网-全球学术快报"客户端

    第二步

    打开“全球学术快报”

    点击首页左上角的扫描图标

    第三步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手机同步阅读本篇文献

  • HTML阅读
  • CAJ下载
  • PDF下载

下载手机APP用APP扫此码同步阅读该篇文章

下载:78 页码:85-97 页数:13 大小:166K

相关文献推荐
  • 相似文献
  • 读者推荐
  • 相关基金文献
  • 关联作者